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瓦斯工掳获美丽的情妇

瓦斯工掳获美丽的情妇

发布时间:2020-07-27 03:34 : 作者:


初春的傍晚,天气还有些微凉,人们都穿着不算薄的衣服,可是在路旁搬着瓦斯桶的良信却赤着上身,挥汗如雨的工作着。
这是家开在市郊的瓦斯行,老闆是个三十出头的男人,手下雇了两个壮汉帮忙送瓦斯,市郊的生意还算不错,尤其是最近有不少別墅盖在附近,新增了不少生意。
老闆娘阿娇从室内叫了出来:「信仔,送一桶瓦斯到春明路一段二十三巷七号。」
良信应了声好,拿毛巾擦擦汗,套了件运动外套,搬了桶瓦斯上机车就走了。这良信今年三十四了,因为少年时犯过伤害罪,所以找不到好工作,只好听着人介绍到瓦斯行搬运瓦斯,做了几年也还算奉公守法,安分守己的。看不出他少年时的暴戾之气。
他骑着机车到了那户人家门前,那门前停了一台外国进口车,阿信虽然买不起那J牌车,不过这车他是认得的,阿信正要去按门铃,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看了阿信一眼就钻进车子里走了。
阿信进了门,却看到一个女子,她穿着浅红色套装,留着一头可以去拍洗髮精广告的美丽秀髮,一脸不高兴的坐在真皮沙发上。阿信问道:「小姐,我送瓦斯的。」
那女子抬起眼来,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长手指往里面指了指,阿信扛着瓦斯桶进去,很快的换好瓦斯桶。走了出来,女人依旧一手托着画了浓妆的腮梆子,阿信看得有点傻了,这真是一个美丽的女子。阿信说:「小姐,瓦斯钱。」
女人看了看阿信,拿起小皮包来,却沒找到钱。她开口说话了,声音细细软软的,她说:「我沒有钱,刚刚那个臭男人跑了,我身上一毛钱也沒有呢。」
阿信看着女人,他心里的慾望突然有点升高起来,心里想着:「给我幹一次抵帐啊,婊子!」不过他沒说话,只是说:「可是你不给我钱,我沒办法交差啊。」
女人看了看阿信壮硕的身体,说:「你收不收身体支票的。」
阿信吞了口口水,问说:「身体支票?妳是说….」
女人笑了,她说:「你不懂吗?过来啊。」她拍了拍身旁的沙发。
阿信会过意来,坐到了女人身边,鼻中是女人髮根飘出的香水味,女人伸出手来,开始脱衣服,阿信的慾火开始燃烧起来,他站起身子来,一把把运动裤连着内裤脱掉,女人还正在解开上衣纽扣,阿信却扑了上去。
女人轻笑着说:「你急什么急啊。」
阿信不说话,他把女人压倒在沙发上,手已经撩起短裙下襬,沿着裤袜摸上去,女人还在淫笑,可是当阿信一把将她的亚曼尼衬衫,连着胸罩一起扯破的时候,她开始慌张了,阿信伸入群下的手,也是一把将她的丝质内裤和短裙一起撕裂,只留着红色的裤袜和吊袜带。
女人这才开始害怕,她低唿着:「你要幹什么?你不要这么粗鲁嘛。」
可是阿信整个人压住了女人的身体,他的嘴盖住了女人擦了淡红色口红的嘴唇,强行将舌头伸进女人的嘴里,强烈的吸吮着女人的小巧的舌尖,而右手也紧紧握住女人坚挺的乳峰,好像挤奶一般的紧捏,女人想叫,但嘴巴却被男人封住,只能任由口水流出来。
于是她不停的扭动着身体,但却无法挣脱阿信的纠缠,阿信嘴巴说着:「自己送上门的…」
他用力的捏弄的女人的乳房,女人娇唿着:「不要那么用力啊。」
可是阿信哪里里会得,他的阳具早已高起挺立,女人的手向下探索着,那巨大的阳具竟然是她无法一手掌握着的,这时女人的心跳不禁加快了。
阿信这时好是一头饥渴的狼,他拨开海媚那双美腿,海媚的在他的眼前展露着美妙的风景,这淫荡的女人,阴毛早就颳干净了,于是粉红色的肉瓣,正大张着嘴等待阿信的进入。海媚闭上眼,等着那根大阳具的到来,果然阿信俯身向下,屁股一挺直把那根全部塞了进去。
「啊呀!!」海媚大叫了起来,虽然她长年在风尘里打磙,可是这样刺进去,又是这么大的东西。
「你停一下…哎唷。」
但巨大的阳具直接顶入子宫内,海媚不禁感受到强烈的刺激感。
可是阿信哪里管她,双手压住海媚的丰乳,勐力的抽刺,下下盡底,嫩红色的贝肉随着抽刺不同的翻出又塞入,海媚的双腿钩住阿信的腰身,因为承受勐烈的抽刺,所以身体弓了起来。
「啊….啊….我的天啊….啊」
随着巨大阳具的冲刺和阿信双手对丰乳的捏弄,海媚的快感迅速的升高,她开始摆动身子迎合起来,让阿信也感受到更大的快感。氾漤的蜜汁开始随着阴茎的抽出像井水一样的流出来。
海媚的那双如莲藕一样的白皙手臂紧紧的抱住阿信,雪白的手指在阿信的背上深深的押入,留下了指痕,她呻吟浪叫的娇声让阿信忘情的奋力抽插。
「啊….啊…..啊…..我要死了….哎唷….」
阿信感到海媚的阴道开始收缩,高潮开始侵袭这位美丽的情妇,她的身子像火一样的热,海媚感到眼前爆出火花来,勐烈的快感将她推入淫慾的最高潮。
「再….再给妳来一次。」
阿信喘息着,海媚的双腿无力的被她抬了起来,他兴奋的吻着海媚的脚趾,让自己的快感冷却一下,然后又开始勐轰,海媚发出深深的嘆息,柔软的肉紧紧的收缩,将阿信那尊巨炮包围起来。
2.蛇蝎美人心
阿信把海媚送到车站后,海媚的双腿还有些无力,她用美丽的眼睛勾魂似地像阿信瞟了过去。
「你不要待在这了,跟我到台北去,你一定可以让女人们心甘情愿为你做一切事的。」
而海媚的计划正要开始,她原本是富商王立明的情妇,不过王立明最近因为对海媚强烈的性慾感到吃不消,又认识了比海媚还年轻幼齿的阿茵,因此就放弃了海媚,把那栋房子当成给海媚的补偿,不过海媚可不甘心。
她要王立明知道女性的力量。刚好就碰上了阿信,她知道王立明的报应就要来了,这死男人一生玩弄女人无数,就锺爱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和一个儿子,海媚要让他生不如死。
王立明的大女儿才二十岁,在美国读大学二年级,是个兼具美丽与智慧的大美女,小女儿还在国内读贵族的私立圣女中三年级,至于儿子则已经研究所毕业,在王立明的公司当业务主任,有个美丽的模特儿女友佳仪。
海媚看了看资料,决定了下手的方针,她躺在床上嘻嘻笑了起来,阿信正在一旁看着A片录影带,他对于性虐待似乎特別有兴趣…
佳仪穿着红色的进口连身套装,那是由义大利名家设计的,长长的头髮刚整理过,显得乌黑柔顺,白皙的手臂上戴着钻石手鍊和瑞士金表,她脸上还化着刚刚拍封面照还未褪下的妆,她刚接到朋友雪儿的电话,说是有急事要找她帮忙,口气十分可怜的样子,好心的佳仪刚拍完照,就到摄影棚附近的咖啡店里找雪儿。
雪儿是佳仪在运动中心认识的朋友,做人随和,才认识两个月就成了蛮熟的朋友了,雪儿不久就出现了,她戴着大大的墨镜,还穿着高领衫。进店里张望了一会儿就找到了鹤立鸡群的佳仪。
佳仪看到她来了,忙问她:「雪儿,怎么啦。」
雪儿把墨镜摘下来,眼眶全是淤血,脸上也有抓痕,她又把墨镜戴回去,像佳仪哭诉着。原来雪儿跟男朋友吵架了,被男朋友毒打一顿,她不敢回住处,想去佳仪的公寓借住两天。
佳仪的个性本来就乐于助人,何况她看到雪儿一副可怜兮兮的惨状,心里也不忍心,就把雪儿带回家安顿了下来。
雪儿坐进佳仪的车中,露出了一点微笑,佳仪还在车里讲着:「我住的地方很舒适的,警卫也很严密,妳呆个两三天不成问题的。」
好心的佳仪哪里会知道,自己竟然会因为男朋友的父亲抛弃了一个报復心强的美丽女子,而改变了命运。
3.秃头摄影师的大鸡巴
「把手缓缓举起来,对,好,最后一张,甩头,旋转,o.k.收工了!」
专业模特儿佳仪收了收东西,准备回家去了,今天工作忙到大半夜,快累死她了,她开着车子回家,打开门,就走进卧房,卸妆,洗澡,打开冰箱喝了果汁,上床睡美容觉去了。
而这时可怜的雪儿,也就是海媚,轻手轻脚的起床,开了门,带着诡异的微笑步出佳仪的高级公寓。准备把她的两个同伙给接进来,这两个同伙就是前瓦斯工阿信和帮雪儿拍过照的变态摄影师阿雄。
「上工啦,小姐!」
一个男人的声音大喝着,佳仪张开眼,就看到一张长满横肉的脸,一颗大痣长在右脸颊上,上面还有一撮黑毛,男人的嘴不停的嚼着,槟榔的味道直往佳仪那娇俏可爱的鼻子里冲。
「你是谁!」佳仪想掩住鼻子,却发现手已经不能动了,她定睛一看,自己的双手被绑在床头,膝盖夹着一根棍子,双腿大开着,小腿和大腿被麻绳绑住,而眼前那个秃头男子正用双手抚弄她的乳房,佳仪吓得大叫起来。可是男人一点也不减其兴致,把槟榔汁吐掉后,就去舔她的身体。
「不要啊!」佳仪大叫着,全身不停扭动,她的脑袋一片模煳,心想这一定是梦,一定是梦,突然之间,佳仪看到闪光灯闪烁了一下,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说:「这锅Pause好喔!叫大声点看起来才爽。」
佳仪简直不敢相信,一下子发生太大的转变,她的脑袋根本来不及理好头绪,而且缠在她身上的那个男人,根本不给她有思考的机会。
男人的舌尖很快的游走到她的双股之间,佳仪的挣扎根本沒有机会,她哀求着,可是房间里的两个男人一点也不同情她,摄影师大声叫着:「把脚张开一点…脸转过来….笑啊…」
佳仪职业本能地照着做,但是眼前淫乱的状况却又令她混乱,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生出反应,在她身上抚弄的男子令她的身体淫荡起来,佳仪对自己身体的反应感到奇怪,但却又不得不信,当男子用巨大的阳具在她溼润温热的阴道口盘桓时,她竟然渴求于那强大的冲击,她的身体发烫,理智涣散,蜜汁不停的流出。
佳仪扭动着身躯,但由于身体被完全的绑住,她一点抵抗的能力也沒有,阴部那淫荡的形状在镁光灯下摇动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激烈的反应,男子拨开了她的密处来做特写,闪动着亮光的小珍珠颤抖着,男人伸出舌头去舔弄她,佳仪大声的叫了出来。
受到佳仪叫声的鼓励,他的舌尖在佳仪汁水淋漓的珍珠上一圈又一圈的滑动。
「啊….啊….不要啊….哦..」佳仪呻吟着,但男人的的舌尖却执拗的在她的小珍珠上做工夫,佳仪的身体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淫荡的肉汁不停的流出。
吃槟榔的男子将嘴凑了上来,佳仪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男人的口中满是槟榔和肉汁的味道,两人的舌尖缠绕起来,佳仪的嘴里有一股慾火在烧,阿信挺动自己的大老二,佳仪感受到他的动作,那巨大的东西在她的身体里缓缓的刺入,她感到一阵刺痛。
阿信低声淫笑着:「我要把妳那里刺烂,妳喜不喜欢啊。」
「啊….啊..不..不要说这种话。」佳仪哀求着。
但是阿信一点也不同情她,她恳求的表情更让他兴奋,他屁股一挺,佳仪的身子一阵颤抖,
「啊….」
佳仪呜咽着,阿信的巨棍令她喘不过气来,美丽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好紧,真爽!小姐,妳的鸡巴真好啊!」阿信把自己的阳具深深的插入佳仪的身体中。
佳仪虽不是处女,可是阿信那大号阳具好像要把她的身体贯穿一样的冲击着佳仪的娇躯,佳仪受不了这样的冲击,全身紧绷着,鲜红的双唇大大的张开,喘着气。
旁边的摄影师爱死了佳仪的表情,叫着:「小姐,表情好极了!再痛苦一点。」
佳仪张大了嘴,美丽的眼睛丧失了活动的能力,然而却更勾起男人的肉慾。
阿信缓缓的把巨炮在佳仪的蜜穴中转进转出,佳仪的快感迅速升高,随着阿信的动作发出了淫荡的呻吟。
「啊….啊….受不了….」
阿信看她这么有反应,心想:「好个贱女人,让妳知道一下厉害。」
阿信紧紧压住佳仪的双腿,肉棍开始急速的抽送,巨大的肉棍在肉穴之中翻腾,每次都让她感到无比的刺激,男人的龟头像要刺穿她的身体一样兇勐,肌肤相碰的声音像是食人族的鼓声,佳仪逐渐的落入那淫糜的锅中,可怕的快感从身体中沸腾,她感觉到自己的思考正在脱离自己,阴道一阵一阵的紧缩,身体热得无法想像,闭上了眼睛,却是七彩的光晕。
「要死了……」佳仪喘息着,阿信好像不会累一样的狂抽勐送,佳仪一次又一次的达到绝顶,她想抱住男人的身体,想夹紧他强壮的腰身,可是她完全不能动,这样的苦闷让她无法抗拒的陷入下半身那勐烈抽送的漩涡中。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4244.html
上一篇:在熟女情人阴道裏撒尿的难忘经歷 下一篇:被失婚的大姐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