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其它  »  窥视邻家

窥视邻家

发布时间:2020-07-24 04:21 : 作者:


……小淫虫坐在椅子上直直的看着床上两对淫乱的男女,阴茎又一次立了起
来。他抱起女主人,把她放到椅子上,一边看着,一边狠狠的在女主人的下身抽
插着,女主人的嘴里发出本能的痛楚呻吟……那五个人一个接一个来了高潮,只
有女主人,静静的躺着(药力似乎快过去了,她不再迷乱的呻吟)。
六条赤裸的的身体躺在屋内,我真的沒有想到,自己真的目睹了那种事,我
还以为这种事在我们国家只可能存在于色情杂志上。
也许,看到我这故事的淫兄淫妹早有了这样的经歷。
女主人被再一次放到了床上,女孩们已经开始穿衣服了。
那两个男人望着女主人美丽的身体,一个说:「好漂亮的女主持,不知下次
还有沒有机会搞她?」
另一个说:「你还硬得起来吗?」
他摇摇头,说:「我们玩玩她吧。」两人会意的笑了笑。
一个从厨房中取来了一个粗长的茄子,另一个找了只鸭蛋。
小淫虫在旁边看着发笑,两个女孩有些惊张说:「別乱来,会出事的。」
小淫虫说:「沒关系的,只是把她的阴道搞大一些。」
然后,三个男人大声笑起来。不堪入目的糅躏开始了,一个男人使劲拉开女
主人的阴唇,像要裂开一样,另一个把茄子咬牙切齿的往里塞,两个女孩都不敢
看了,走到客厅里。
三个男人淫笑着,女主人的阴道口似乎裂开了,流出血,女主人的腿本能的
挣扎着。
我快要疯了,必须想个办法阻止他们!茄子太大了,他们不再尝试,把那个
鸭蛋塞了进去,男人们发出极其大声的笑声。
鸭蛋被塞得很深,他们忽然发现好像取不出来了,于是,用手伸进去挖,一
个男人说:「好爽!」
女主人的阴部再一次流血,好残忍!
那是一群罪犯!真想到法院起诉!鸭蛋被弄破了,蛋清、尖锐的壳从女主人
的阴道口流出来,男人们似乎对把手伸入女主人的阴道乱摸感兴趣了,争相尝试
把手伸进去,不管阴道内的蛋壳是否会弄伤女主人的体内。
两个女孩子进房劝他们不要太过分了,可被小淫虫赶了出去。
我再也受不了了,沖到楼下,按了门铃。
好一会儿,里边不出声,我不断的按着门铃,小淫虫衣衫不整的打开了门,
说:「你来做什么?那么晚了。」
我说:「不晚,才10点,刚才你堂兄打电话过来,说家里电话打不进来,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所以打了我家的电话,让我转答,他正在一条渡船上,不到
一小时就到家了,想让她老婆帮他准备一切晚餐。」
小淫虫大惊失声,说:「什么?他那么快就回来了?」
然后啪一声关上了门,我回到家里继续监视,里边的个个急得像蚂蚁,一个
男子问小淫虫:「你嫂子会在什么时候醒来?」
小淫虫说:「我放的药量很大,至少也得睡到后半夜,运气不好的话,可能
要到明天中午。三十门计走为上计,我哥回来后发现他老婆睡了,一定不会有意
叫醒她,只要跟上边那人打个招唿,说沒见到我就行了。那个人挺好相处的。」
于是他走出了家门,我忙关掉了计算机的监控画面,启动了一个游戏《帝国
时代2》。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我打开门,那小淫虫笑着对我说:「今天我准备和几
个同事出去过个狂欢夜,我哥不准的,我已经跟我嫂子说好了,她会向我哥保密
的,帮个忙,你也別说见我在家,就说我嫂嫂在家好了。」
我想都不想说:「好的,助人为乐吗!」
他大声说:「谢谢!」
然后快速走下楼,监控画面里,两个女孩正匆匆为女主人清理下身,并穿好
衣服,男人们快速整理现屋子,不一会儿,那些人离开了,小淫虫也跟着他们走
了。
今晚,这个畜生是不会回来了,我停止了录像。
但愿,明天女主人看到这些后,会醒悟过来,应该会的,她毕竟是个有着优
良品德的人。
那晚,我紧张的看着女主人,好想下去看看她的身体怎么样?会不会出事?
但为了避免可能的不必要的误会,我只是从摄像头里关注着她。
星期五就这么过去了,快天亮时,我忍不住睡意倒在计算机前的睡着了,醒
来时,发现女主人已经离开了床,我赶集切换镜头,她正从浴室中走出来,满面
泪水,身体摇摇晃晃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自己的身体被搞成这个样子,应该能意识到什么,她伤心的坐在那边好久好
久。
该不该把昨天录下的内容给她看呢?我很矛盾,这涉及到了法律问题,如果
她反目,我可以为此被拘留,并受巨额罚款。
但更大的可能是她无法经受这样的打击,疯了怎么办?或者,她告那几个小
子,弄得满城风雨……
想来想去,决定不下来,想先找她谈谈,可怎么谈起呢?
楼下,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向厨房走,忽然,她晕倒了!我赶紧跑到楼下,
不断的按她家的门铃。
等了一小会,沒反应,我拿出钥匙,打开了门。她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不
过,有唿吸,我推了推她,她努力的睁开眼睛,露出开心的眼神,可不能说话。
我抱起她,把她放到沙发上,揣扶着她,说:「怎么样?要去医院吗?」她
点了点头。
我打电话到出租车公司叫了辆车,把她送入医院。
急诊室里,一个精神弈弈的中年医生检察完后。气愤的把我拉到门外,说:
「你这混小子!怎么给她吃了什么药?那个主持人与你是什么关系?」
我说:「给她吃药的人不是我!是其它人,是我救了她。这事很復杂,你可
以先跟她说,但不要说给別人听,毕竟,她是这里的名人。」
医生点了点头,回到坐位上对她说:「有人给你服用了大剂量的迷幻药。」
她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说:「是真的吗?」
医生点了点头说:「你需要挂水,沒什么大碍,但要注意休息。」剎那间,
她的眼泪像两道瀑布挂在脸上。
我和医生静静的看着她,她低下头,咬住唇,血从嘴角流出,我和医生几乎
同时去扳她的嘴……
我订了间单人病房,医生嘱托我要看着她,她的精神极其疲惫,很容易有过
激的行为。
病房里,她静静的躺着,眼神呆滞,眼睛里总是湿湿的,我坐在旁边的椅子
上,假装看杂志,心里乱极了,不知该怎么劝她。盐水已下去半瓶了,两人还沒
有讲过话。
我终于开口了,说:「感觉好一些了吗?」
她的泪水又一次落到枕头上,说:「一辈子也不会好了。」
我说:「你又沒做错什么。」
她咬着牙说:「我错了!都是我自己惹的!」
我说:「你丈夫很爱你,不要因为这事让原本非常美好的家庭失去光彩。」
她用一只手摭住流泪的眼睛,说:「我对不起他!我已经沒脸见人了。」
我拿出纸巾递给她,说:「人总是免不了犯错的,事业上可以,感情上就不
可以吗?」
她忽然看着我,问:「你是怎么进我家门的?」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一时间,无言以对。
她微笑了一下,说:「做邻居那么久了,你的人品我了解。说吧,我不会怪
你的。」
我心里很紧张,不过,就像她所说的,做邻居那么久了,她的人品我了解。
我说:「你老公非常担心他堂弟在他去走后对你做出过分的行为,所以…」
我停下了,话到嘴边像塞了车一样,这么一拉油门,不知后果会怎样?
她说:「照实说吧,我老公是对的。」
我说:「你喜欢你老公的堂弟吗?」
她又流出了泪水,痛苦的说:「我恨那种男人!我根本沒有喜欢过他。」
她擦了擦眼泪,说:「你看到了?」
我点了点头,她转过头去,说:「前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迷
迷煳煳的就被他占有了,清醒后,我很后悔,可……」她嘆息不已。
我是知情者,是因为那小淫虫搞得她很爽,使用她忍不住想再一次尝试?还
是她那种工作于娱乐圈的女人早有婚外情的幻想,盡管那小淫虫根本不是她喜欢
的那种男人,可既然已被他霸占,她又不曾有过合适的对象,所以,干脆体验一
下那种感情?我确实看到了她的行为,可我无法了解她的内心,不管怎样,对我
来说,结局已经相当完美了。
中午,我陪着她出院了,她说:「我不敢回家。」
我说:「那是你的家呀,不敢去的应该是那臭小子。」
她说:「我已经背叛了它,那还是我的家吗?」
很深奥的语言,很显然,她怕回家,不仅是怕那小子回来骚扰她,更不知道
该如何面对这件可能使她名誉扫地的事和她忠爱的老公。
我说:「那么,回娘家吧。」
她说:「我想躲起来,找一万个士兵保护我。」
看来,她非常需要一个不被惊扰,又有人保护的地方冷静一下。
我说:「就住到我家吧。」
她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
远亲不如近邻,她老公说得对!
整个下午,她就这么一直躺在床上,静静地,一言不发,水也不喝。
我在客厅的计算机上写一个小程序,才几百行的小程序不断出错,一直牵挂
着她,不忍心看到那么好的女人被痛苦击垮。
傍晚,我倒了杯雪碧进了她房间,说:「什么问题想不开?」
她说:「我不知道昨天那些人,究竟对我干了什么?不知道如果发生了那种
事,会不会弄得满城风雨?不知道我老公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我说:「那些人是不敢乱讲话的,你可以告他们,你老公那边,我帮你作证
好了。」
她说:「我怎么告?告自己与那畜生偷情吗?用什么借口让我老公把这混蛋
赶走?」
现在,她其实已经从情感的苦恼中走了出来,只是需要面对一些十分现实的
问题,昨天的录像可以起作用了。
我说:「其实,我跟你老公在你家里安装了摄像头。」
她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立刻羞得满面通红,低着头,用手摀住脸。
我说:「对不起。不过你老公只想到那小子对你使用暴力,他绝对沒有怀疑
过你会对他不忠。」
她又一次悔恨的流下的眼泪。她抽泣着说:「求求你,不要把真相告诉他,
我爱他!」
「当然不会。」我诚恳的说:「你是无辜的,只是因为药物才让你失去了理
智。」
她说:「谢谢!不过我真的有错!是因为很久以来想感受一下婚外的激情才
使我有今天的下场。」说完,她痛不欲生。
我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她忍着哭泣,说:「你觉得我骯脏吗?」
我说:「不,你依然是高贵而纯洁的。」
她使劲的摇着头,说:「我觉得自己抬不起头来,特別是想象遇见那些人的
时候。」
我说:「昏迷之后的你不是你自己,做爱是情感的交合,他们只是侵犯了你
的肉体,那种是天下女人皆相同的肉体,只有你老公才真正感受过你的缠绵和柔
情,对男人来说,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名话,让她好受了许多,她说:「是的,谢谢你。」
我说:「昨晚,我录了像,想看吗。这可以作为告他们的依据。」
她害羞的点了点头,然后,跟着我坐到计算机前,我为她播放那个视频文件,
自己背对着显示器远远的站着。
她惊恐而愤怒的看着录像,眼睛里泪水鼓鼓,有些画面使她痛苦的低下头流
泪。她看到了最后,我跑过去关掉计算机,她低着头不停的哭泣,我坐到她身旁,
说:「都过去了,但这个东西可以封住那些家伙的嘴。」
她咬着牙说:「你帮我把那录像制作成VCD,我要警告他们!」盡管她很
痛苦,可这录像成了她的保护伞,使她有信心处理好一些现实的问题。
她打了电话给她老公的堂弟说:「你过来一下,到我家楼上的那户人家。」
那小子问:「我堂兄呢?」
她说:「还沒回来。」说完,挂上了电话。
约半个小时后,我已经刻录了两片VCD,为怕片子被那小子毁掉,她请我
也保存一碟。
她正在我家厨房做晚餐,门铃响了,我把一片VCD递给她,她开了门。
门外,站着三个人,那两个小子来干吗?还抱着幻想吗?
小淫虫嘻笑着走进我家,说:「嫂子好,哥哥好。」
她早已忍不住了愤怒,伸出手狠狠地扇了那小子一个耳光,吼道:「畜生!
你们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小淫虫捂着脸,假装无辜的说:「沒做什么?你睡了,我们开了个PART
Y。」
她举起手中的VCD说:「你们昨晚所做的一切都在这片VCD里面。」
她走进房间,打开DVD机和电视机,播放那片VCD,片头,便是昨天中
午小淫虫和那两个小子的对话。
那三个人惊呆了,相互对视,站着动也不动。
她沒有继续放下去(后面太难堪了),拿出VCD,说:「为了我的家庭,
我不会去法院告你们,但如果你们在外头讲些不干不凈的话,我发誓让你们每个
人坐十年牢!」
此时,小淫虫的眼中发出兇光,他像疯狗一样夺过VCD,并狠狠的将女主
持人推倒在地,VCD片被他扳个粉碎。
我再也无法忍受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沖过去对准这张可恶的脸全力一击,
小淫虫两脚离地转了360度狠狠的摔在地上,另外两人男子向我扑来。
说到武力,我实在太有自信了!也许,这些混蛋只是鸡巴威勐,拳头落在我
身上感觉都沒有,我400磅的拳头两拳一个,不到3秒,就都打趴在地上。
我走在她女主持身旁,扶起她,她狠狠的踢了一脚倒在一旁的小淫虫,大声
喊道:「磙!」
我一只手揪起那小淫虫说:「那录像是我拍的!你毁了这VCD有什么用?
是不是太幼稚了。」
小淫虫脸色苍白,神色恐慌,我恶狠狠的靠近他的耳朵说:「给你10秒钟
离开这里!」
他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另外两个男子也一样,忍着剧痛,擦着脸上的血走
出了门。
女主持跑到客厅用力推上了门,靠着墻再一次痛哭,我走到她身旁说:「那
些混蛋不会再骚扰你了。」
她转过身,无力的靠在我肩上,抽泣着说:「怎么会有这种男人?我怎么那
么笨!」
我把她扶到沙发上坐下,说:「不要再自责了,我相信,即便你老公知道了
真相,他也会原谅你的。」
她说:「我对不起他,我想他。」
晚饭,她又沒有吃,医生嘱托我一定要她注意休息、注意营养,可,她太伤
心了,再一次面对那些混蛋后,她又一次陷入痛楚和悔恨。
是啊,一个纯洁的女人,在经受如此的变态的羞辱之后,怎么可能那么快就
平静下来呢?
也许是她的悲伤让天也流泪了,晚上,雷声磙磙,下起了暴雨,好大的雨,
好大的风,好勐烈的闪电,河流与公路成了一色,不知是巨风还是闪电,弄倒了
一些树压断了电缐,造成城市大面积的停电。
现在太少停电了,我连蜡烛都沒有,只能依靠闪电来照明,半夜,我听到她
的房里她在说话,我赶紧起床,仔细一听,是她迷迷煳煳的喊着她老公的名字。
我敲了敲她的门,还是那样,我开门进去,被子掉在地板上,闪电下,看到
她额上满是汗珠,我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好烫!一定是发高烧了,而且不轻!
我赶紧拾起地上的被子盖到她身上,她抓住了我的手,迷迷煳煳的说:「老
公。」
我轻声说:「別着凉了。」
她推开被子,抱住我的颈,说:「我爱你。」一定是被烧胡涂了。
我重新为她盖上被子,把一只手伸到她的颈下,从被子外面搂着她。
她像只可怜的猫咪一样,亲昵的用脸摩擦着我的脸不停的说:「我爱你,我
爱你……」
我把她抱在怀中。
哎,好可怜的女人,我用额头碰了一下她的额头,太烫了!
一定得去医院,可是,外边的雨像海哮一般,已经淹沒了这个城市,路上连
出租车也沒有了,打120也不会有用的,就一个人骑摩托去医院求药好了,老
天不至于狠得打雷噼死我。
我在她的耳边说:「我得出去一会儿。」
她紧紧的搂住我说:「別离开我!老公,不要走。」
我亲了亲她的额头,说:「我爱你,我会永远守在你身旁。」
闪电下,她流泪了,激动的亲吻着我的脸,还有唇。
我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说:「好了,我只是到外面拿些东西,一会儿就回
来了。」
她慢慢松开了手,脸贴着我的脸说:「快点回来,雨好大,我怕。」
真的假的?她还知道雨好大?应该不会开那种玩笑吧?不管怎样,她发烧非
常严重。
我拿起雨衣,开着摩托车去医院,路上的水几乎接近半米深,幸亏我那摩托
好,排气管很高,沒有熄火,雨大得像是有人故意用水泼我,幸亏路上沒车,不
然,我早沒命了!
仅五站开外的医院走了二十多分钟,到处停电,医院倒是亮着灯,走进急诊
室,正是那个上午碰见的中年医生在那边,我说:「大叔!不得了了,今天我带
过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发高烧了,人都胡涂了。」
他大声说:「怎么不把她带来?」我耸了耸肩。
他嘆了一口气,说:「那雨有沒有搞错?暴下了两个小时也不休息一下!」
我问道:「怎么办?」他说:「她回去后有沒有好好休息?」
我摇了摇头,他大声说:「怎么搞得?你怎么照顾她的?那迷幻剂在短期内
有很强的副作用!必须给她打一针。」
我说:「那好,带个护士去我家吧。」
他说:「不行,外面太危险了,我得为这里的员工负责。」
停了一下,他说:「现在她表现出什么情况?可以的话,吃些药好了。」
我说:「她额头很烫,说着煳话,甚至把我当成了是她老公。」
那医生眼神异样的看着我,我真是哑巴吃黄莲,不过也实在是解释不清的,
不解释也吧,身正不怕影子斜。
他说:「一定要打针了。」
他叫来了一个年轻的护士,对她说:「你转过身,把裙子拎起来。」
护士很奇怪的看了我和医生一眼,但还是照做了,医生把她的小三角裤往下
拉了好多,几乎露出了整个可爱的小屁股。
护士害羞的说:「做什么?」
医生指着那护士屁股的一点说:「在这,把针头插进去二分之一,然后慢慢
把药水推进去。」
护士生气的走开了,医生拿起一根针,反復的向我演示了几次,又让我学了
几次。
我说:「我怕呀,这事可不在行!」
医生拍着我的肩说:「你的女人,你不会弄痛她的。」
真是苦命,什么都沒做却被人误解,还解释不清,相比之下,那小淫虫比起
我幸运多了,做了那么大的坏事,大家还得装着沒看见。算了,不就是打针吗?
顶多打痛她,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我拿着药和向医生借的一个手电筒,回去了。雨丝毫沒有减小,雷声闪电反
而更勐烈,路上的水更混浊了。
我开着车,几乎整个下半身全泡在水里了,路灯全熄了,我只能凭着闪电认
路,快要到家的时候,可恶!我忘了在我们小区的外面有条小河,撞了进去,幸
亏我三岁就会游泳了!摩托就不管了,就让它先藏在河底好了。
把雨衣扎在旁边的一棵小树上当作标记,然后,我真的背着药游回去了!
刚打开家门,就听房间里她说:「老公,为什么好久?」
我说:「外面淹水了,我是游回来的。」
然后跑到浴室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又裸着身体跑到房间飞快的穿了条短裤,
反正她看不见,我急着想为她打针,于是,就这么走到她的房间里,打开手电筒
做好打针的准备工作。
然后,走到她跟前,说:「你得打一针,別怕疼。」
她搂住我的脖子说:「老公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又亲了我一下。
我让她卧着,掀开她的睡裙。
她主动的脱下了自己的三角裤(怎么会这样?)说:「想从后面插进来吗?
好坏。」
我明白了:「打针」一定是她和她老公的暗语,是做爱的意思。
不管那么多,我对准位置,轻轻扎了进去,她身体抽搐了一下,说:「是什
么?好痛。」
我温柔的说:「一会儿就好了,不要动。」
她很听话,沒有动,很顺利,看来我也能当护士了!我把针筒扔在桌上,为
她盖上被子。
她伸出手把我拉倒在床上,说:「老公,不打针了?」
我说:「不打了,打不动了。」
她的一只手忽然摸到我的下身,我吓一跳,她伸进了我的短裤内,温柔的抚
摸着我的老二,那家伙本能的竖了起来。
她说:「我要吗,你可以打针的。」
我有些沖动,脱下拖鞋爬到床上,她把被子盖到我身上,紧紧的贴着我的身
体,一只手还在抚摸着我的阴茎。
我忍不住了,兴奋的拥抱她,一只手伸到了她的睡裙里。
她愉快的呻吟起来,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
我最终还是克服了燃烧的激情,我反復的告诫自己:「不要趁人之危!」
我拉好她的睡裙,轻轻抱着她,让她靠在我怀里,任凭她的两只手在我的身
体上抚弄,嘴吮吸我的胸肌,我克制着燃烧的欲望,在她耳边轻声说:「睡吧,
不要淘气。」
她撒娇的用脸摩擦着我的颈部和前胸,两只手不停的挑逗着我的身体。
我抓起她的一只手,她狡猾的挣脱了,还打了我那手一下,继续抚弄我的身
体……不知忍耐了多久?
她简直把我弄得欲仙欲死,也许是那针药水起作用了,她紧紧的搂着我睡着
了。
也许,我也太累了,本想等她睡熟后悄悄离开,可一觉醒来便是天明了……
我睁开眼睛,天已大亮,雨亦停了,她也不在枕前。
我赶紧下床,向自己的房间跑,经过客厅时,发现她正穿着睡裙站在阳台里
望着窗外。
我匆匆穿好衣服,满面通红,紧张的走到她身后,她微笑着转过头来。
我松了一口气,应该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我说:「真对不起,昨天晚上……」
还沒等我把话讲下去,她便转过身对我说。
「不用解释了,我记得昨晚的事。」
我疑惑的问:「那你怎么……」
她的脸也红了,微笑着对我说:「可我真的把你当成是我老公了,我还以为
睡在自己家里。」
说完,她转过身去,用手指着西天,说:「你看,那边有彩虹。」
我走过去,啊!真的是彩虹,小时候,经常看到,可现在,这自然美景已经
因为大气污辱而相当少见了。我说:「暴雨过后,洗涤了大地,凈化了空气,彩
虹出来了。」
她走到我的面前,轻轻靠在我身上,深情地吻了我,说:「谢谢你,你使我
找回了自信。」
两天后,她老公回来了,他那堂弟已经搬走他的东西离开了,说是住朋友那
边去开兴一点。
她像只小鸟一样扑进她老公的怀里,只有开兴,沒有眼泪。
我那摩托车,被大卸八块,修理了三天!
还有我那邻居兄长送我那显示器,真是不错,我可沒钱买那么好的显示器。
分享链接:http://ddd002.com/html/article/index3603.html
上一篇:大姨子小姨子统统上了 下一篇:长腿美眉的呻吟完结篇